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走进东南亚 >> 人文艺术 >> 老挝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老挝:被世界重拾的“东南亚瓶塞”       ★★★ 【字体:
老挝:被世界重拾的“东南亚瓶塞”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http://qnck.cyol.com/html/2012-11/14/nw.D110000qnck_20121114_1-11.htm    点击数:1872    更新时间:2012-12-4    

 

 

本报记者 张慧 《 青年参考 》( 2012年11月14日   11 版)

    2012年8月,泰国村民抬着鱼的模型,抗议老挝修大坝。

  

    11月3日,在老挝首都万象,两名僧人从塔銮旁走过。万象是老挝的历史名城,位于老挝南部,隔河与泰国相望。

 

    老挝学者万赛认为,随着革新开放的深入,目前的中央、地方和基层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必将出现因机构臃肿、党政不分而派生的不良因素。

    “穷乡僻壤”走向“革新开放”

    第九届亚欧首脑会议于11月5~6日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就在峰会召开的10天前,老挝获准加入世贸组织。老挝一连串的“喜事”,让世界开始聚焦这个只有650万人口的东南亚国家。

    这个曾经一穷二白的社会主义国家,也用实际行动向世人展示自己传统与现代相汇聚、并且鲜为外人所知的一面:

    为配合峰会的举行,万象会展中心11月1日至7日举行手工艺品展。来自老挝各地的手工艺人,笑容可掬地向世人展示天然藤编、木制雕刻等6大类数百种手工艺品,这些原生态的物品,让不少国内外游客流连忘返。

    这是老挝首次承办大规模的国际峰会,当局自然不敢懈怠,准备工作从2011年1月就开始了。老挝政府意识到首都万象缺乏像样的星级酒店,于是邀请中国公司投资建设亚欧峰会元首官邸别墅项目。万象市内已有的宾馆也进行了修葺和升级。

    老挝副总理兼外长通伦·西苏里说,“对老挝这样一个小国来说,举办亚欧首脑会议这样的大型国际会议极具挑战。”而在联合国“全球最不发达国家”的名单中,老挝连续41年榜上有名,以至于它被称为“越南背后的穷乡僻壤”。

    穷则思变,追随中国和越南的脚步,老挝从1986年也开始了“革新开放”。水利专家冯建维曾是老挝南果河水电站中国专家组的成员。1994年,他首次来到老挝,发现老挝工人的午饭只是一小篓糯米饭,从河里捞上青苔,晾干当菜吃已经很“奢侈”了。老挝民众生活之困顿,让冯建维非常吃惊。

    但老挝这十来年的经济成就更让人吃惊。老挝的人均GDP已从2001年的300美元上升到2011年的1200美元。从2000年到2008年,老挝的经济增长率维持在6%,从2008年到2011年,经济增长率提高到8%。2011年3月,老挝人民革命党确定首要任务为保持8%的经济增速,减少贫困和促进教育。

    经济的发展也催生了老挝人民日益增强的维权意识。虽然老挝不允许示威游行,民众自主维权的事件还是层出不穷。1999年,万象发生了试图推翻政府的游行示威,参与游行的主要是大学老师和学生,这次示威虽被镇压了,但抗争的种子撒到了人们的心中,并开始影响政府的决策。2007年,政府打算在塔銮寺附近开发高档住宅,公众质疑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最终,政府取消了这个项目。

    旅游业如今成为老挝的支柱产业,但游客的“入侵”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当地人的生活。一名英文名叫鲍勃的老挝青年说,他离开家乡在加拿大生活了12年,回国后却发现家乡已经变了味道。“噪音污染,裸体的游客,粗鲁的行为都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年轻人开始偷游客的东西,而且开始痴迷于酒精和毒品,”他说,“人人都希望从旅游业中获得经济收益,但是我们不应该用灵魂做代价去交换。”

    面对正在变化的老挝,英国的一家旅游网站甚至打出这样的广告:“现在就出发吧,趁着湄公河还没有被改造,趁着高速公路网络还没有侵入原始森林,趁着现代化的触角还没有打碎农业国家的恬淡宁静。”

    宗教未变,政治体系未变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领域都在发生变化。

    老挝的土地上不变的是对礼仪和信仰的坚守。由于佛教信仰等原因,老挝对礼仪、着装非常重视。亚欧首脑峰会组委会曾要求记者在峰会会场、主席府、总理府等政府部门采访拍摄领导人活动时,务必着正装。男性记者禁穿大裤衩、短裤、拖鞋或牛仔裤。女性记者可着裙装,但裙摆要过膝,上装需有袖,切勿露肩,禁穿超短裙。

    而在琅勃拉邦的清晨,仍能看到身穿袈裟的僧人排成一行,踏着晨雾缓缓前行。路边,布施的女人们已捧着一篓糯米饭在等待。僧人躬身施礼,跪在地上的布施者将一撮糯米饭团放在僧人的钵中。在老挝,超过85%的人信仰佛教,成年的男子都会去做一段时间和尚。经济的发展并未冲淡人们对于宗教的信仰,倒是佛教的豁达让老挝正在形成的市场经济显得格外平和淡定。老挝前驻华大使维吉·欣达翁也很认同老挝人的淡定,“不少西方人称老挝为‘没关系之国’, 因为他们发现老挝人爱说‘没关系’,而且老挝人的性格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觉得‘没关系’。”

    和宗教一样稳如泰山的还有老挝的政治体系。老挝人民革命党是该国惟一的政党,从1975年推翻帝制以来始终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政局。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国家主席朱马利,对老挝全党、全国和全军有绝对的控制力。老挝的国会是立法机构,中央建国阵线承担着政治协商的责任。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组织在老挝全都找得到,并各司其职。

    英国《卫报》称,经济迅速发展和一党专政导致了老挝国内贫富分化严重,一些军政要员及其亲属成为新贵。老挝学者万赛认为,老挝目前的中央、地方和基层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在特定时期是有利于国家发展的,但随着革新开放的深入,这种组织形式内部必将出现因机构臃肿、党政不分而派生的诸多不良因素。

    到目前为止,老挝在政治改革方面表现得非常谨慎。政治上的“拒变”,让一些老挝年轻人很是失望,他们只能呼酒买醉。万象一名年轻人说:“只有啤酒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虽然经济增长的势头很好,但“一俊”无法“遮百丑”。摆在老挝面前的挑战十分严峻。

    毒品种植是影响老挝国际形象的一个重要问题。虽然老挝2001年就颁布计划,打算在5年内实现全境罂粟禁种。然而,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报告,2011年老挝的鸦片产量仍占全球的2%以上。

    越南战争时期美国留下的“哑弹”也是老挝的噩梦。五角大楼的数据显示,越南战争期间,有2亿多颗炮弹投向老挝境内,其中约8000万颗没有爆炸。从1964年到越战结束,有超过5万名老挝人因为踩到哑弹而死伤,直到今天,仍然每周平均有4人成为受害者。老挝政府称,哑弹的存在导致了地区贫困,因为受伤的男人通常都是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老挝还面临环境保护的难题。11月8日,老挝为新大坝沙耶武里进行了奠基仪式,这个耗资35亿美元的大坝将于2015年完工。奠基仪式的现场出现了抗议者的身影。环保主义者和湄公河下游国家也认为,修筑大坝会影响下游的水文和生态环境。但老挝并不打算放缓水电站的建设,根据开发规划,到2025年,老挝将建设136 个水电项目,总装机容量将达到25042 兆瓦。届时,老挝将成为东南亚真正的“蓄电池”,而仅水电一项给政府带来的收入就在30亿美元以上。

    中国学者马树洪认为,近年来,老挝建设社会主义的有利条件和机遇都是外部因素占优,包括外资外援丰富、商品无出口配额限制以及各种区域合作机制的带动; 与此同时,困难和挑战则更多来自内部,如农业落后、工业薄弱、财政金融实力差、对外依赖性强、高科技人才技术稀缺、投资环境滞后等。马树洪认为,这其中大部分问题可归咎为老挝的党、政、军官员以政代法、有法不依、觉悟不高、贪腐严重 。

    从中国的“尴尬邻居”到“好伙伴”

    老挝国土面积虽然仅23.68万平方公里,却与中泰越柬缅五国接壤,在越南战争时期,它被美国人视为“必须拔掉的东南亚瓶塞”。

    1961年4月25日,中国和老挝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在老挝王朝的统治期间,中老两国的关系堪称亲密无间。《档案春秋》杂志2010年刊登了老挝苏发努冯亲王送儿子阿努冯王子和女儿若乔玛妮公主到中国学习的档案实录。这位有“红色亲王”之称的爱国者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关系甚厚。他的子女在华期间,中国承担了他们学习生活的全部费用,还按月发给零花钱。周恩来、陈毅、邓小平等常与他们见面,逢年过节邀请他们到家里吃饭。在华期间,18岁的若乔玛妮公主和一个保加利亚留学生谈了恋爱,公主的“早恋”甚至惊动了周恩来,外交部和大使馆几经周折才“拆散”这对小情侣。而阿努冯王子到清华读书后跟不上进度,周恩来又带着教育部、外交部和清华大学的校领导研究对策,给这位王子开小灶,直到他跟上为止。

    1975年,老挝废除帝制,成立了人民民主共和国。越南对老挝的影响逐步深入,越南和老挝的特殊关系甚至写进了上世纪70年代的老挝宪法。随着中越关系恶化,中老关系也变得尴尬起来。1976年,老挝国内发生了“文化革命”,一些亲华官员受到清洗,生活在老挝的华侨受到了排挤和迫害。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老挝坚决地选择支持越南。老挝不仅叫停了国内所有中国援建的项目,还要求减少中国驻老使馆的外交官人数。中国记者被赶出了老挝。官方贸易全部中断。

    1985年,老挝停止了对中国的攻击,两国关系有所好转,然而直到1989年,中老两国的关系才彻底“解冻”,老挝提出和中国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2009年,老挝朱马利主席访华期间,双方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