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马来西亚研究所 >> 时事报道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决定马来西亚政治格局 巫统党选 2900万 人的事       ★★★ 【字体:
决定马来西亚政治格局 巫统党选 2900万 人的事
作者:范晓琪    文章来源:http://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politic/mypol/story20131006-261329    点击数:2842    更新时间:2013-10-6    

 

2013年10月06日

@范晓琪

liewfc@sph.com.sg

马来西亚

特稿

 

巫统将于本月19日举行党选,党选结果将决定马来西亚未来的政治格局。

马国正副部长、各州首长和大臣,以及重要政府机构领导,

多半是由巫统领袖出任,巫统领导层就是政府领导层。

马国未来将走向更照顾少数族群、更开明的道路,还是更趋保守、

更强调土著和马来人权益的种族路线,端看这次巫统党选选出什么样的领导人。

因此,巫统党选不仅是340万巫统党员的“家事”,更是全马2900万人的国家大事。

马来西亚第13届全国大选,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虽然保住中央政权,其主要成员党马华公会、民政党、印度国大党等却都没有交出好成绩,只有最大成员党——马来西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 UMNO,简称巫统)赢得88个国会议席(国阵共赢得133席),比上届还多九个,成了不折不扣的“一党独大”。

因此,在接下来的巫统党选中,各方势力的目标不仅是三年的任期(巫统选举三年一任),更是为五年后的第14届全国大选积攒实力。

505大选的结果让巫统意识到,与其依赖其他成员党,不如自强,专注于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换言之,巫统认为,他们不必吃力不讨好地改变形象,满足非马来人及非土著的要求,而是要进一步巩固巫统为马来民族和回教斗争的种族路线,以抓牢马来选民的心。

这样的认知让巫统党内的保守派重新活跃起来,大胆地挑战以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为首的改革开明派。

纳吉自2009年出任首相以来,努力引领马国转型,极力摆脱凡事看肤色的种族政治印象。刚在巫统党选提名中不战而胜、蝉联党主席的纳吉是否会带领马国及巫统继续其改革议程,还是他会基于505大选结果的政治现实,即中庸路线两边不讨好,不但争取不到非马来人选票,还流失了马来人的支持,而走回种族主义的老路,全看这次党选。

马国政治评论及媒体分析都认为,巫统希望借由这次党选修复形象,“复原”巫统的实力,以在最迟五年后举行的下届全国大选中继续掌握大权,对抗日益壮大的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民联),尤其是由前副首相安华掌控的人民公正党。

须注入新血争取年轻选民支持

在5月大选中,国阵并没有达到其定下的目标,即赢回国会三分二的多数议席,以及收复2008年大选时失去的雪兰莪州政权。一般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及城市选民不满国阵及巫统充斥贪污滥权问题。因此,巫统这次要修复形象,就必须注入新血,以在下届大选中重获选民支持。

巫统青年团团长凯利8月份曾在一个公开场合中说,根据调查,在第13届大选中,国阵只赢得54%年介21岁至30岁的马来选民支持。根据马国选举委员会统计,这回40岁以下的选民有556万2129人,占登记选民总数的42%。分析员估计,下届大选时这个年龄层的选民将增至50%。

按此趋势,巫统要争取年轻选民,非加速党内的新陈代谢不可。因此这回巫统党选,除了党主席和署理主席没人挑战之外,各主要高职全面开打,许多新脸孔涌现。巫统显然是要“改头换面”,不要让人感觉巫统“老化”。

然而,巫统就算推出全新领导层,是否就能保证这些“新人”会摒弃保守思维,配合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还是会深化巫统为民族及宗教斗争的创党精神,走向更极端的种族路线,仍是个未知数。

马国媒体将这次巫统党选视为以纳吉为首的“改革派”,与前首相马哈迪势力为主的“保守派”之间的角力。如果改革派胜出,可以预料马国未来五年,将继续落实纳吉的政治及经济转型计划;如果是保守派当道,则可以预见未来马国将趋向种族主导的治国方针。

纳吉于2009年出任巫统主席后,就修改党章,废除党选的提名固打制,目的是要让巫统更民主,以改善其形象,争取包括非马来人在内的选民的认同与支持。

可是,505大选时非马来选民,尤其是华裔几乎一面倒支持反对党,显示非马来人不信赖国阵及巫统,如果纳吉派系无法在巫统党选中赢得优势,党内保守派将更理直气壮地反对纳吉的种种开明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纳吉在巫统党选提名前夕,高调宣布加强土著经济地位的政策,并不讳言是为了答谢马来及土著选民在大选中对国阵的支持。这显示,纳吉虽然有改革意愿,但为了巩固在党内的势力,还是可以摒弃其中庸、开明的理念。

巫统副主席之争

左右纳吉未来政治路线

马国著名时评人邱继平在巫统党选提名后对《马来邮报》指出,陷入六角混战的巫统副主席之争的最终结果将影响纳吉未来的政治路线。

意思是,马国及巫统未来的政治局面很大程度上,将被副主席六角战中最终的三位优胜者所左右。这六人包括三名原任,即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菲益阿达,以及三位挑战者,即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马六甲前任首长莫哈末阿里,及森美兰前任州务大臣莫哈末依沙。

六人当中,希山慕丁、阿末扎希和沙菲益阿达这个原来的三人组合是纳吉意属的,纳吉曾表示希望副主席职位能“维持现状”,这被解读为他不支持马哈迪之子慕克力,等于是和马哈迪势力唱反调。

慕克力和莫哈末阿里都属于马哈迪人马,政治评论员认为,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人当选或两人一起中选,将显示“马哈迪主义”的复兴。

如果保守派成功出线,纳吉就必须面对一大难题,即如何重新部署自己的人马,以便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保住“老大”地位,继续领导国家及巫统。

此外,还有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必须注意,那就是因涉及“养牛风波”而下台的妇女组原任主席、前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

在这次党选中,莎丽扎寻求蝉联妇女组主席职,但她面对三角战。纳吉要增加本身派系的胜算,就需要妇女代表的支持,因此不得不保极具争议的莎丽扎。可是如果莎丽扎胜出,势必令外界对纳吉改革的决心存疑,令他的改革努力大打折扣。

 

二高职无人竞选是成熟表现?

巫统主席及署理主席两大高职没有受到挑战,让纳吉及慕尤丁不战而胜顺利蝉联,显示巫统大团结?

对于这样的说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一些分析员认为,这充其量只是显示纳吉和慕尤丁达成协议,继续“各司其职、安分守己”。

时评人陈绍谦在《南洋商报》专栏中指出,慕尤丁可能已和纳吉谈好条件,其中可能涉及慕尤丁派系人马的部署和保障,以及他下届可能退任副首相之后的安排。

在这之前,人们猜测慕尤丁是最有可能挑战纳吉党主席地位的人,然而,从现实层面来看,大选后的马国局势并不是那么容易接手的。

慕尤丁向来被视为巫统内的保守派,主张“马来人优先”,如果他成功逼宫取代纳吉担任首相,是否表示他将带领国阵走向种族政治?

若然如此,这只会继续将非马来选民推向反对党,壮大反对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这也将导致马国未来出现“马来人在朝,非马来人在野”的局面,埋下种族冲突的种子,对国家未来的稳定发展极为不利。这样的历史罪人,慕尤丁肯定不想当。

在还没有找出一个绝对利于国阵及巫统重挫反对党,让国阵在来届大选中大胜的方案前,慕尤丁如果出手未必就能得手,毕竟在纳吉领导下,国阵及巫统本届大选的成绩确实比2008年更好,而且还从民联手中赢回了吉打州政权。

对于巫统二高职无人竞选,马国马来报章都形容这是巫统党员成熟的表现,以及对纳吉及慕尤丁领导的信任,避免了高职竞选造成党分裂,进一步破坏巫统的形象及实力。

自1990年开始,党主席及署理主席二高职不开放竞选已成为巫统的传统。这个文化的养成主要是因为当年巫统党选采取了“提名固打制”,即要竞选高职者必须先获得一定数目的区部提名。在这个制度下,挑战派往往无法取得突破,无法获得足够区部提名而丧失竞选资格,也就让当权派不战而胜了。

巫统的提名固打制是马哈迪和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于1987年党争后的产物。当时拉沙里挑战马哈迪差点成功,两大势力撕裂巫统,最后微差落败的拉沙里愤而退党,另起炉灶,组成46精神党和巫统对抗,还导致巫统于1988年被法庭宣判为非法组织。

虽然马哈迪随后注册成立新巫统,但巫统当时已元气大伤;为了避免历史重演,马哈迪制定了提名固打制,保障自己的地位。

 

自1990年开始,党主席及署理主席二高职不开放竞选已成为巫统的传统。这主要是因为当年巫统党选采取了“提名固打制”。在此制度下,挑战派往往无法获得足够区部提名而丧失竞选资格,也就让当权派不战而胜了。

 

巫统最高理事 权力核心角逐场

在外界聚焦于巫统副主席职、巫青团及妇女组的多角战之际,另一个战场也是龙争虎斗,那就是巫统最高理事之争。

这次共有64人竞选巫统最高理事25个位子,候选人多是内阁部长、副部长、州首长和大臣等重量级人物。

根据巫统的传统,最高理事一般上都能受委为内阁部长,虽然这不是必然,但大多数来自巫统的内阁部长都是巫统最高理事。

马国政治党政难分,许多重大的国家政策,一般都是先在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上讨论。换言之,当上巫统最高理事等于是进入权力核心,未来爬上政治的金字塔顶层指日可待。

这次角逐最高理事职位的高官就包括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通讯及多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首相署部长加米基尔、沙希淡、第二教长依德里斯朱索、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贸消部长哈山马力、首相署副部长拉查里、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副部长马哈基尔卡力、房地部副部长哈丽玛、副交长阿吉兹卡巴拉维、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及甲州首长依德利斯哈伦等。

由于巫统州联委会主席肯定是最高理事,而州务大臣及首长可以列席会议,因此一些州主席、大臣和首长并没有参与最高理事的竞选。

不过,如果只是列席而不是最高理事,在参与会议决策时并没有表决权,因此一些州务大臣及首长还是选择加入战围。

但也有少数非最高理事受委为内阁部长,例如目前的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首相署部长加米基尔,以前的内阁部长莱士雅丁、赛哈密和拉惹龙吉。

 

  • 马中两国第一夫人互赠纪念品
  •  

    新加坡新闻

    • 灵活工作安排 将进一步推广
    • 本地发现五种新蟋蟀和螽斯
    • “适当成年人”计划保护弱势嫌疑犯 智障者受警盘问将…
    • 义顺170人编织旧布创纪录
    • 电动踏板车让行动不便者通行无阻
    • 储蓄银行与东北社理会合作 孩童首次开户将获10元奖励
    • 榜鹅富食客送3万元餐券
    • 瑞狮集团恰谈收购 秘鲁金矿业者IRL

    东南亚新闻

    • 克里:美对亚洲伙伴关注未减
    • 李总理伉俪抵峇厘岛
    • 我国叶玲莉获颁 首届APEC未来之声杰出领袖奖
    • 霹雳州汽车后厢藏双尸 两死者手脚遭反绑 三男子被捕…
    • 吊销涉贪首席法官职务 尤多约诺宣布一系列整顿司法措…
    • 雅加达将实施公路电子收费制
    • 戏水最乐
    • 马国订购五架 空客军用运输机

     

  •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