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走进东南亚 >> 华侨华人 >> 正文 今天是:
  [组图]柬埔寨華人系列         ★★★ 【字体:
柬埔寨華人系列
作者:蔡振裕    文章来源:星洲互动    点击数:13451    更新时间:2007-7-27    
柬埔寨華人系列(一)
不受排擠‧安居樂業
華人支配柬政經
updated:2001-03-23 16:14:03 MYT

電單車是柬埔寨主要的交通工具,目前單單在金邊,就突破了25萬輛。
70年代,柬埔寨華人人口約70萬,龍奈政變和波爾博紅高棉近10年的戰亂,平均每4個家庭成員,就有一人死亡。和平後20年的今天,華人在約1200萬人口佔多少比重,缺乏官方數字。

一般的說法是介於40至60萬,不管怎樣,在比率上柬華人雖然只有總人口的5%左右,卻支配了柬埔寨國家的政治和經濟,而目前由人民黨和奉辛比克黨組成的內閣,超過一半成員擁有華人血統。

因此,柬埔寨華人的命運與遭遇到底是好是壞未有定論,關鍵在於您從什麼角度看待。

倘若摘取紅高棉事件來看,那麼柬華人認了是近代命運最堪憐的海外華人,相信沒有人會有異議。

要是從未受到柬人排擠,進而掌控柬埔寨的政治、經濟方面來看,顯然的,柬華人又是最能深感慶幸的炎黃子孫。

柬埔寨新聞部長呂來盛,就是芸芸華裔內閣成員之一。他也是3年前柬埔寨經歷首次的大選後,代表奉辛比克黨和人民黨洽談組成聯合政府的代表。

他說,超過半數的內閣和眾多在政府行政機構擔任高職官員,屬於第二或第三代的華人。

華人名字受同化

若不是呂來盛的證實,我們其實未敢斷定柬內閣成員原有這麼多的華人,因為一般上柬華人的名字已受到“同化”,而他的英文名是Lu Lay Sreng。

再舉一個當地華社熟悉的名字,柬華理事總會(柬華社最高領導機構)會長楊啟秋勳爵,他的英文名是Duong Chhiv,對比之下實有天淵之別。

柬埔寨當地的華文報,在寫內閣成員或政府官員的名字時,也是依據譯音方式“得過且過”,只要讀起來還保有“中華味道”就行了。

呂來盛說,1970年戰前,政府擁有柬華總人口的數字,戰後至今20年,就缺乏這方面的統計,合理的推算應該是50萬上下。

保留傳統文化

雖然金邊已面對交通阻塞,但呂來盛認為若不發展停滯了數十年,金邊和柬埔寨的發展應比現今繁榮百倍。
他說,柬華人在宗教文化習俗,依然保留完整的傳統方式。

“在輪廓長相,可能會比較黝黑酷似柬人,不易辨認,但每逢慶典,他們都會湧到廟裡去拜老爺(祭神),你就知道他們都是華人了。”

今年59歲的呂來盛,14歲開始進入政壇,前後在政壇45年,他說,來到柬埔寨的華人,撇開龍奈政變和波爾博紅高棉10年的統治期,應該能夠很自豪說這片土地屬於“幸運之地”。

“柬埔寨從未出現排華現象,華人來到此可以在任何角落安居樂業,從不須擔憂會受到排斥。”

他不否認有一些的柬華人,在心態或許還有“中國仍是祖國”觀念,然而若提出把他們送回中國建議,他敢寫保單肯定是不願意。

“他們選擇來到柬埔寨落地生根,這裡就是家鄉,中國只是祖籍國,我認為他們不想要返回中國。”

回家獻力量

他略為思索,繼續說:“就像我,我是華人,柬埔寨華人,也擁有美國的公民權,在戰後我決定回來,只因這是我的家鄉、我的出生地。

“我發覺紅高棉統治結束後,國家需要我,我不能太自私,也不能離去,必須留下來……。

“經歷戰爭後的柬埔寨是個年輕的國家,需要一批好的國家領導人的力量,帶領她的發展、為人民帶來希望,我覺得我有這個責任。”

這幾段話,他說得很緩慢,也很沉重,讓人感受到扛在他肩上的強烈使命感。

可是,擁有6名孩子的呂來盛,卻不會刻意鼓勵孩子步上他的從政道路,他說:“我出生的年代讓我走上這條路。這一路走來,我發覺歷程走得很艱辛,所以對於下一代,我不會主動拉他們參政。”

為新聞部長呂來盛“正名”

呂來盛:柬埔寨內閣成員逾半數擁有華裔血統。
呂來盛的辦公室,坐落在國家新聞中心,建築物幾乎都是的木製的,好像“長屋”,外觀相當的陳舊,但內部設計仍然保留了法國統治時期遺留下的風貌。

坐在辦公室外的沙發,不時可嗅到摻雜在微風中拂來的陳年朽木味,數名職員走過,地板發出清晰“嘰吱”聲音,似乎在抗議承受的壓力。

等了約10分鐘,他的秘書態度恭敬的把我們引進他面積不大,裝飾簡單卻有條不紊的辦公室,隔著一道屏風,傳來一把渾厚有力的聲音,操著柬語在對談。

約莫2分鐘,身形魁梧的呂來盛掛了電話,走來連聲問好,我有些錯愕,因為他的膚色只比普遍柬人稍為白皙,和長得一副“炎黃子孫臉”的我們有顯著的差別。

呂來盛來姓楊

呂來盛坐下來,雙手平放在沙發左右兩旁,在柬埔寨《星洲日報》代主編羅瑞蘋介紹一行4人,及感謝他抽空接受訪談後,以和藹的口吻:“好,今天想跟我談些什麼呢?”

柬埔寨《星洲日報》執行編輯祈毓里捉緊時機說:“部長,您可否寫下您正確的中文名,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未能確定。”

他在祈毓里遞上的紙張,寫下了工整的“呂來盛”,還補充:“我本姓楊,但慣用的是呂來盛。”一向來,柬埔寨的華文報章,都把他的名字寫成“盧來盛”,這回可說是“真相大白”。

不諳中文潮語流利

前來訪問前,聽柬埔寨的同事說“呂來盛好像會講中文”,我們自是希望訪談能以華語進行,他搖搖說:“中文不行,潮洲話就沒問題。”他的“潮洲話就沒問題”就是用潮語說出。

呂來盛的父母來自中國,他在柬埔寨出生,6歲時回汕頭唸書,直到15歲再返國接受中學教育,大學教育則在美國完成。

經歷數十年戰亂
苦難中重新出發


70年代陷入戰亂的金邊,猶如一座死城。

呂來盛說,經歷了數十年的戰亂,柬埔寨整個國家的結構、社會、建設等都徹底毀了,金邊在70年代末猶如一座空城,沒有人煙。

“80年代初人口回流,金邊才重新展現她的活力與魄力,但那時候街道不像街道,到處髒兮兮都是灰塵,連皇宮的圍牆,常年飄散異味(尿味)。洪森總理執政後就大刀闊斧改革、建設國家,明顯的,柬埔寨這幾年來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的。”金邊目前的人口約120萬。

他說,若不是發展停滯了整整30年,柬埔寨的景象應比目前繁榮100倍。

“柬埔寨的天然資源冠東南亞,一度還有‘黃金國’的美譽,只可惜全讓一場讓人心碎的戰爭破壞了。”

經呂來盛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宿命,柬埔寨的“柬”在柬文的語音,有著“受苦受難”的意思。

不管怎樣,他對柬埔寨的前景充滿信心,因為以現有的政治環境來看,柬埔寨充滿著希望。 (星洲日報/東南亞華人系列‧報導:蔡振裕‧2001/03/2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