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媒体评论 >> 报刊评论 >> 正文 今天是:
  《联合早报》:从庄国土的移民观点谈起       ★★★ 【字体:
《联合早报》:从庄国土的移民观点谈起
作者:李叶明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http://www.zaobao.com/yl/yl091217_002.shtml    点击数:3066    更新时间:2009-12-17    

 

(2009-12-17)

审时度势

李叶明

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移民对所在国造成的麻烦,与其他移民群体相比是最小的,而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他们所带来的麻烦。这与华人传统中吃苦耐劳、克勤克俭、温良恭顺的性格有关。

  上周六在报业中心礼堂聆听了一场精彩讲座——2009年度吴德耀文化讲座。主讲人是厦门大学庄国土教授,讲的是东南亚中国新移民的课题。

  庄教授是厦门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他曾在欧美港台等地的学术机构担任客座教授或研究员长达六年,是中国研究东南亚问题和华人移民问题的专家。由这位学界的移民问题专家来谈新移民课题,确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讲座中,庄教授提供了大量研究数据,这包括历史上中国四次向东南亚移民潮的移民人数,全世界华人移民的分布情况,近20年来中国新移民在全球的人数分布和与老移民社群的人数比例等。通过这些数据,听众们不知不觉也站高了一层,随着庄教授用更大的格局来看待新移民问题了。

新移民问题并不严重

  根据庄教授的研究,随着中国与东南亚关系的改善、经贸互动日益密切、以及更便利的交通和签证条件,自改革开放后,移民东南亚,已形成历史上的第四个高潮,总人数已达400万之众。其中以缅甸最多,超过百万。其他东南亚各国接受的中国新移民也都在十万以上,其中超过二十万的包括泰国、新加坡、柬埔寨和菲律宾等。

  庄教授在讲座中说,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移民对所在国造成的麻烦,与其他移民群体相比是最小的,而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他们所带来的麻烦。这与华人传统中吃苦耐劳、克勤克俭、温良恭顺的性格有关。甚至包括无证移民(非法移民)也基本如此。

  他注意到,本地报章近来有很多关于新移民问题的争议。但与其他国家相比,这里的争议是最平和的。新加坡也是最包容、最愿意接纳新移民的国家之一。在他看来,融入是一个过程,“问题肯定是有的,但总的来说并不严重,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相互调适。”他说,新加坡“吸引外来人才”的政策是“非常成功”的。很多国家都想吸引外来人才,但没有一个比新加坡做的更好。这与新加坡国家小、法制健全,对无证移民的处理较为严厉有关。这确保了新加坡只引进自己想要的移民。

他也以福建侨乡长乐市的数据来说明:长乐市是一个县级市,人口只有68万,却有18万人移民美国。根据他们调查采集的2万个样本,在移居美国的长乐人中,以小学或初中学历为主——庄教授对此不无感慨:“农民都去美国了,知识分子全来新加坡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庄教授表示:“在新加坡的中国新移民,具有不可类比的特色。在全球来看,他们都是整体素质最好的移民群体。”

经济因素是推动移民的主因

  谈到“移民潮”的原因,他认为,经济因素是最主要的推动力。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东南亚经贸关系发展迅猛。尤其是1990年至今,短短不到20年间,双方贸易额增长了20多倍。这样的速度,自然为中国新移民在本区域提供了更广阔的谋生空间。所以,在缅甸、泰国、越南、柬埔寨和菲律宾等国的中国新移民中,人数最多的往往是商贩。

  此外,中国在东南亚的投资、援助和承包工程等,也为东南亚输入了大批中国技术人员和劳工。这种现象在新加坡并不是很明显,庄教授说,但在柬埔寨、老挝(寮国)等国家,大量公路、铁路、学校、医院等,都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所以在短短几年内,这些国家就接收了大批中国新移民。

  作为结论,庄教授认为,移民是经济全球化的标志,也是人力资源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合理配置的必然结果。

  在提问时间,有听众问:“如何看待中国移民叶落归根的问题”。庄教授表示,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人传统上的叶落归根意识已开始转淡,取而代之的是“世界公民”的观念。而一些中国新移民选择“反向移民”,回到原居地,未必是要“叶落归根”。他们更多的是利用自己对原居地的了解,以及人脉关系等,争取开拓新的机会、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

反向移民与双向移民

  众所周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力的崛起已成无可阻挡之势。这不但为中国新移民回国创业或就业提供了大量机会,事实上也为外国人提供了移民中国的理由。

  庄教授说,虽然不是为了“叶落归根”,但“反向移民”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事实上除了“反向移民”,还有“双向移民”。在中国一些大城市如上海、北京等地,已形成超过5万之众的新加坡人社群。在中国人移居新加坡的同时,一些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正在移民中国。

对于“移民”的定义,庄教授说,他使用的是联合国移民组织、国际劳工组织的定义——指离开原居地到其他地方长期生活(即定居)。至于什么是定居,各国的规定不太一样,大体是指超过3个月到12个月。

  庄教授说,他在研究中使用的是超过12个月即为定居。由于这个“移民”概念反映的是移居状态,而不是法律对移民身份的认定,所以劳工、学生、跨国公司的雇员、甚至是非法移民等,都属于移民的范畴。

  听完讲座,我认为庄教授对移民课题的研究已领先一步。而且,他是从大格局来看问题。站在他那个层面,本地舆论所关注的新移民融入问题,反而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

  随着世界格局的改变,新加坡将会面对更错综复杂的移民状况,这包括了“反向移民”和“双向移民”等。日前,一批中国著名金融机构来新加坡招聘高端人才,竟开出高达40万年薪的条件,充分显示了中国已具备足够的实力,参与全球对高端人才的竞争。而其他一些新兴经济体,如印度和部分中东国家,也正慢慢具备同样的实力。

  对此,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我认为新加坡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建议政府相关部门或学术机构应仿效中国,专门立项,对移民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避免整个社会因缺乏前瞻性,而长期停留在小格局里争论移民课题。

作者从事教育与科技工作

 

 

 

言论 [阅读全天言论文章]
  [社论] 中国的拆迁行动
台湾地方选举观摩感言
组屋与蜗居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