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走进东南亚 >> 人文艺术 >> 马来西亚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教改如何改(二):老师应是教改主体         ★★★ 【字体:
教改如何改(二):老师应是教改主体
作者:黄集初    文章来源: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3798.html    点击数:4261    更新时间:2010-6-17    

作者/黄集初专栏 Jun 17, 2010 12:00:37 pm

【有言不信/黄集初专栏】一向来,每个人对教育都会有各种的意见,但基本上都离不开以考试成绩来论断学生和老师以及学校的“绩效”。因此,如果没有了统一标准考试,很多人特別是父母,就不知道如何去判断孩子的学习、老师的教导及学校的管理的好坏。

 这种问题可从两方面来看,从父母及非教育工作者的角度来看,就只能选择信任老师和学校;而从老师和学校这一方面来看,就是要走向专业化。这就好比医生,没有一个病人可以置疑医生的诊断,只能选择相信。为什么病人会相信?因为医生是专业人员,受过专业的训练,有专业的组织来保证医生的素质。同样的道理,教师要能得到如医生般的信任,就必须要专业化。本文就針对教师专业化的问题,提出一些看法。

关于教师是否应该专业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1966年召开“教师地位之政府间特別会议”,议决采纳关于教师地位之建议,认为教学应被视为是专业。因为“它是服务公众的型态,它需要教师的专门知识和特殊才能,这些都要经过长时期持续努力与研究,方能获得并维持,此外,它需要从事对于学生的教育及其福祉,产生个人与团体的责任感。”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确地认定教师应该专业化之后,现在的教育学者专家对这一议题,基本上已没有太大的争议,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专业化的问题。

激发教师的自我改革

专业化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专业”。根据学者的研究,专业应该包含七项指标:专业知能、专业训练、专业组织、专业伦理、专业自主、专业服务及专业成长。如果从这七项指标来衡量,现在的教师离专业化的理想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我们推动的教改,多是把焦点集中在专业知能和专业训练上,其他五个指标是忽略了。

在其他五个指标里,最重要的是专业自主,也是最被人所忽略的。每个人都有强烈自主性需求,不喜欢被牽著鼻子走,教师在这方面的需求更是强烈。我们现在教改的最大毛病就是忽略这种人类的天性,常常认为教师应该“被训练”,以提升教师的素质。

的确,老师应该不断地进修以提升自身的素质,问题是基于人类自主的天性,教师的素质是无法“被”提升,只能自我提升,因此,改变的动力应主要来自老师自身的深切的反思,而不是一味地靠外在的要求与压力。

基于尊重教师的专业自主的需求,任何教改方案不应把教师当成是被改革的对象,否则很容易打击到教师的士气,以致事倍功半,甚至是徒劳无功。反之,应以激发起教师的自我改革动力为导向,把教师视为教改的主体,是教改的主要推动者。

专业成长需持续的学习

另一重要的观念是关于专业成长。教师专业成长的概念是指教师需要持续的提升或改进自身的素质,关鍵词是“持续”。现行以知识传授为中心,或墮落为以考试为中心的教育体系下,人们普遍的观念是学习只有起点和终点,没有过程或不重视过程,所以到了终点,学习也就结束了。在这种只重终点、无视过程的观念下,我们就不会奇怪教育部整天搞出提早毕业、提早入学的政策出来,我们也不必奇怪一般国人毕业后就不再读书学习了,因为这是现行教育体系下的必然“成果”。

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的一个特点是:学习是在过程中,没有终点这一回事,最多是有阶段性的目标。教师专业化也是一种学习,所以教师的专业成长必然是持续的过程,没有终点这回事。所有教育工作者都要深切了解这一点,特別是学校的董事会。

因为任何教师的培训课程都是要花錢的,这意味著如果教师的培训是持续不断的过程,那么有关这一方面开銷就必须成为常年预算案的一部份。事实上,我当校长时,就常常被询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老师培训了,还要再培训,不是浪费錢吗?”当然,会问到这样的问题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因为几乎所有的董事都是现行考试为导向的教育体制下,所培养出来的“学生”。

另外,教师要成为教改的主体,除了自身的觉醒及努力外,还需要同侪之间、校方、家长、教育官员、甚至社区等方面的支持与协助;在独中,还要包括董事会。

举一个例子,真人真事,曾有某个独中在职受训的教师,受训后受到启发,就在课堂上实行分组作报告,结果家长向校长抗议,理由是老师上课没有教书。校长接到投诉后,就要求该老师上课时要“教书”,不能分组作报告。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是有点啼笑皆非,因为所有现行的教师培训课程,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的,都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为基础而设计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下的教学,强调的是在课堂上,教师是扮演辅助者的角色,主角是学生,尽量让学生发挥,这就是所谓的“教是为了不教,学是为了自学”,而分组作报告就是常用的形式。

教改需教师同侪支持

从这里也引申出一个问题,即现有的教师培训和现有的教育体制是脫节的,教师培训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为本,可是现有的教育体制却仍是以考试为中心。这就变成受训是一回事,实际教学环境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家长的反应,我们可以理解,因为一般家长都是现行教育体制教出来的“学生”,对老师的刻板印象是“教书先生”,“先生”不教书,那就是在偷懒。至于校长,我没有问校长为什么会如此处理,所以我也不清楚校长是如何考量,但根据我曾担任校长的经验,可以做一些设想。

其可能的一种情况是校长的教育理念跟家长没有两样,即校长的观念还是停留在现行的教育体系里;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校长明白教改的理念,可是在压力下,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里面可能还有更复杂的情况,我们假设校长不同意家长的看法,以我的经验,家长通常会告到董事会那边,然后董事会就“问”校长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师上课不教书”。

校长当然要做调查,然后向董事会报告,而董事会通常的反应是半信半疑,有的甚至会偷偷跑去询问一些资深的在职老师或者退休了20年的老师,而很不幸的,这些老师的观念通常也和董事一样,也是停留在现行的教育体系里。因此,极可能校长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家长这边,免得事情多多。在这种情形下,教师成为教改主体的理想就会落空。
可是,教师必须成为教改的主体,因为老师是在第一线,只有老师才能真正了解每个学生的情况,才能够因“人”施教。其他上层的教育管理人员,什至是专家学者,对实际情况的了解往往是很表面的,以致所下达的指示或提供的建议往往无法切入问题的关鍵,有时甚至无关痛痒、不著边际。但在另一方面,在现实环境中,真正热心于推动教改的老师还是少数,如果只是教师在前线努力奋斗,往往很容易阵亡,甚至退出教育圈。

教师专业组织切合需要

有的学校可能好一点,有一批教师有共同的理念,还可以互相支持、打气和分担。如果只有孤伶伶一个人,不是转环境,就是放弃,殊为可惜。最理想的情况是学校管理层,特別是校长,如果是私校还要包括董事会,认同教改的理念,并给予实质的支持与协助。但这种期望总是有点被动,所以,接下来要谈一个重要的观念是教师的专业组织。

正如上文所描述的例子,理想与现实是有极大的落差,这造成教师在教改的过程中,会面临许许多多、內內外外的冲击,所以除了自身的努力外,同侪之间的支持就显得非常重要,而教师的专业组织目的就是要把教师组织起来,发挥出组织的力量,协助教师专业成长,促进教育改革。现有的教师组织,比如教总,其宗旨的第二条是研究及促进教育,其实很符合教师组织专业化的要求。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教总似乎没有,或者说很少发挥这一方面的功能。

前不久有一篇文章:《教总与教师渐行渐远》提到老师的一些心声,基本上是谈老师的权益问题。这个问题当然是重要,既然要求教师是一流的,当然教师的待遇、地位及权益也是要跟著“一流”,不然是空口说白话,而且这篇文章提到教总应是真正的由教师来组成的组织,基于教师应是教改的主体的立场,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只是这篇文章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过于强调维护教师的权益,那就不太符合老师的社会形象,而且一个不小心把教师和校长对立起来,对教育事业也不是好事。

不过,总体来讲,我们是时候深入地去讨论“教师的专业组织”这个议题。它有两个方向,一是从下而上。可能开始起步时,先从校內的教师做起,也不见得要以正式组织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信息时代,可以考虑设立线上的教师组织,等到这个网络打通了,再逐步考虑下一步如何进行。总之,在一个权威解体、民主抬头的时代里,自力救济的方式往往更能发挥教师的主体性。

另一考虑的方向是从上而下,其中一种方式就是让现有的教师组织走向专业化,如教总和全国教师专业公会,真正成为教育领域里的权威组织,好比律师公会是法律界的权威组织那样,当然这也是一段很长的路。

改革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各位老师,任重道远啊。

黄集初毕业于台大历史系,取得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硕士,曾服务于独中17年,现在华研担任分析员。

 

 

我有忧郁症!
媒体自由:狂士进取,狷者有所不为

咬警案承审高庭减刑
蔡添强议员资格得保


作者/ 本刊梁康  2010年06月17日 4:06 pm
吉隆坡高等法庭法官宣判削减人民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的刑罚,至两个月监禁或罚款2000元,以免他因此而丧失国会议员资格!

 

家国风云 更多
形容自贸区弊案是超大干捞
翁诗杰揭涉案人仍逍遥法外

2010年06月17日 11:59 am
本刊梁志华
【独家报道】前交通部长翁诗杰揭露,为调查巴生港口自贸区弊案而成立的交通部专案小组所完成,但至今仍未曝光的七份调查报告的显示,自贸区弊案存在欺诈问题,而目前这些涉嫌欺诈的“涉案人”依然逍遥法外。他说:“我之前说过干捞,这个就是一个超大干捞”。
 
应交国会委会决定搬迁与否
沈同钦促征询国会议员意见

2010年06月17日 4:00 pm
本刊翁慧琪
民主行动党籍马六甲市区(Kota Melaka)国会议员沈同钦指出,国会搬迁事宜理应交由掌管国会事务的国会委员会(Jawatankuasa Dewan)决定,并呼吁国会委员会主席兼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Pandikar Amin Mulia)召开国会委员会会议商讨此事。
 
抨雪选委会阻碍选民登记
隆雪华青斥损公民投票权

2010年06月17日 3:24 pm
本刊记者
隆雪华青抨击雪州选举委员会限制每个月只准发出1000张选民注册表格予政党的做法,并认为这与选委会要加快注册新选民的目标相抵触,且可能导致马来西亚400万名未登记的新选民无法在来届大选履行公民的责任,投下神圣的一票。
 
槟城第二大桥2013年竣工
新旧桥路费或涨至9元40分

2010年06月17日 3:05 pm
本刊梁康
预计2013年完工的槟城第二大桥非但无法让消费者节省过路费,因为槟威大桥大道过路费届时也会涨价,其中私家轿车更是从目前的马币7元涨至马币9元40分。
 
高教基金因一人涉补选
竟扣押全校新生贷学金

2010年06月17日 2:08 pm
本刊梁康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会针对一名雪兰莪国际回教大学学院大专生违反贷学金合约参与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补选,而采取“连坐制”对付全体学院的新届新生,扣押1500名新生的贷学金款项。
 
暂避过国大校方听证会
四国大生获准延长庭令
17.06.2010 1:25 pm
被逼问何时交国阵利诱证据
安华和国营台记者国会舌战
17.06.2010 12:46 pm
陈志远担心煮熟鸭子飞走?
《太阳报》为赌博议题消毒
17.06.2010 12:22 pm
务实哈迪向中间靠拢
回教党大会静水流深
16.06.2010 7:47 pm
六统制品仅需一执照
杂货商取消罢卖行动
16.06.2010 6:54 pm
每月限发千份登记表格
行动党斥雪选委会无理
16.06.2010 6:40 pm
废除海外奖学金别有目的
纳兹里:避免只剩二等生
16.06.2010 6:33 pm
财经经纬 更多
赛莫达疑公器私用做慈善
用大笔公款捐助自创大学
2010年06月17日 2:10 pm
本刊梁志华
著名土著企业家赛莫达(Syed Mokhtar)动用旗下数家上市公司的资金做“慈善捐献”,为自己创立的Albukhary国际大学捐献大笔现金,涉及数额介于马币1亿3500万元至1亿5000万元之间,占这些公司盈利显著比重,远远超出一般企业捐献占盈利比重的水平。
 
否认联邦土地局款项流失
首相署副部长指用作置产
2010年06月16日 3:01 pm
本刊梁康
【更新版本】联邦土地发展局自首相纳吉插手后,流动资金从2004年至2009年杪的五年期间,从马币40亿800万元用剩至马币13亿5000万元,然而,首相署副部长阿末玛兹兰强烈否认款项去向不明及涉嫌贪污指责,声称款项大部分用来购买产业。
破纪录达到540万税前盈利
槟州水供首季收入增10.3%
15.06.2010 5:31 pm
抨政府滥用联邦土地局资源
民联议员促反贪委介入调查
15.06.2010 3:05 pm
减本地银行增外资银行
民联抨财政部前后矛盾
15.06.2010 2:34 pm
纳吉亲信巴克受委行政总裁
森那美审计调查料八月出炉
14.06.2010 8:49 pm
瞭望四方 更多
泰益顺舸难挡思变大潮
人联党存亡之秋敲警钟

2010年05月31日 2:41 pm
砂拉越·张念深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人联党)在砂拉越经营已逾50年,1970年由在野党转换政治轨道,转型为执政党,过后在长期绝对权力与绝对腐败的模式操作之下,对权力的恋栈与贪婪,已经达致积重难返的境地。
 
诗巫补选战云惊天
人联火箭背水一战
17.04.2010 12:38 pm
砂高层再借分裂压民进党
或酿反扑风暴撼倒砂国阵
11.03.2010 1:51 pm
辞彭副职以退为进保国席
阿占续留公正党待价而沽
13.02.2010 12:07 pm
党团观点 更多
促砂公布所有政府地现况
吁解释土地何以转予财团
2010年06月16日 7:27 pm
人民公正党
人民公正党浮罗岸州立法议员黄锦河吁请砂州政府向砂州人民公布砂拉越所有政府地的现况,包括说明砂拉越还剩下多少的土地是属于政府地。
促农业部援助观赏鱼业
积极解决土地科研问题
15.06.2010 4:55 pm
贪腐令国家陷入危局
砂州应享平等发展权
14.06.2010 8:24 pm
经济成长6%不切实际
去除贪腐减赤字救国
11.06.2010 6:16 pm

   
不该把“忧郁症”当作贬抑事件的形容词
 · raphael  | 16.06.2010 6:04 pm
卡欣德辛退党是变相的祝福
 · 行动党九洞服务队主席黄润松  | 16.06.2010 5:13 pm
不认同政府削减海外奖学金
 · 青运总会长黄振隆  | 16.06.2010 4:34 pm
不好当历史盲!
 · democracy4now  | 16.06.2010 4:31 pm
土著非土著,非土著且成土著
 · 春秋笔  | 16.06.2010 4:30 pm
关注万挠中学涉嫌强奸学生仍在校
 · 妇女行动协会主席哈斯丽娜  | 16.06.2010 1:04 pm

独立社论 更多
纳吉民调受落之启示
2010年06月14日 12:45 pm
社论
倘若这个民调结果的效度是接近现实情况的话,那么马来西亚社会的政治启悟似乎没有可喜的进步,反而有可悲的停滞。这种“对政府怨声载道,却对政府首长交口称誉”的现象在我国从来不曾消失。我国政治体系里虽然“人治”传统根深蒂固,但是作为“人治”主体的政治领导人却无须担当政策缺失的政治责任。
卡立的遭遇是国人的预警
4.06.2010 7:41 pm
国阵浑然不知的悲哀
17.05.2010 11:14 am
新闻自由再敬陪末席
3.05.2010 5:32 pm
重拾被遗忘的基层投资
27.04.2010 4:29 pm
独立民调敲响马华警钟
28.03.2010 8:07 am
特约评论 更多
当华社终于“看见”原住民
2010年06月14日 3:54 pm
周泽南
国家的实质文明指标并不在于国民收入的多寡,而在于人民对待弱势族群的态度,以及政府对边缘群体的基本人权和福利所提供的保障。以此而言,我们距离“一个文明的马来西亚”还非常、非常、非常遥远。
教总与教师渐行渐远
8.06.2010 4:36 pm
让灵车把马华公会载走
25.05.2010 1:16 pm
给黄朱强的公开信
18.05.2010 12:19 pm
教会语言与思想枷锁:
续谈基督教徒的政教矛盾
15.05.2010 2:33 pm
新闻从业:不是刑场就是战场
29.04.2010 1:30 pm
律师说法 更多
消费税是贫穷阶级的灾难
2010年04月09日 3:40 pm
杨培根整理
国家税收主要来自少数最富有的个人和赚取丰厚利润的公司,社会最贫穷阶层则不必承担这类渐进式的所得税。这样的税收制度能起着缩短贫富悬殊差距的作用。然而,消费税的实施,只会把缴税的重担转嫁到贫穷阶层的身上。
立宪君主制还是绝对君主制?
9.03.2010 12:14 pm
原住民的维权运动
10.02.2010 5:00 pm
我国原住民的困境
15.12.2009 7:47 pm
谈“警察扣留期间死亡事件”(下)
27.10.2009 11:10 am
谈“警察扣留期间死亡事件”(上)
25.10.2009 2:19 pm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