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学生园地 >> 海外游踪 >> 正文 今天是:
  广州二三事       ★★★ 【字体:
广州二三事
作者:周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32    更新时间:2011-11-5    

 

周静

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9级本科生

现在中山大学交流  

 

 

一个多月,我到广州的时间。不长不短,不够评价这个城市,却又足够和你们分享一些故事。

 

白话

       “唔该”,在广州,很多时候说话都是从这个的词说起的。走出校园,若是你没有张口,听到的也都是粤语的叫卖。初来的时候是真的很不习惯的,也向不少人吐槽过这种白话一点都不“白”。

一个月过去了,依旧不会讲,听力确是好了很多。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需要“翻译”,感觉很好。在拥挤的地铁上,西装革履的上班族联系业务,亲密的情侣聊着今日去哪儿吃饭,穿着校服的学生互相调侃,偶尔竖起耳朵听,会突然有一种融入这个城市的感觉,外来感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吃食

        如果你爱吃,来这个地方就真的没错了。就像大家都知道的一样,广州人爱吃,会吃,什么都吃。我是喜欢甜食的,所以,我以为广州是美食的天堂。

        如果你来广州,我一定会首先推荐早茶。上下九的广州酒家和淘淘居是很优的选择。不过,好吃总是有代价的,要很早起床,才会有座位,拼桌则就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传统的叉烧、奶黄包、凤爪、榴莲酥是你一定要尝尝看的,其他的可以随手拿几样,味道也一定都不会差。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试过“满记甜品”,味道不错,品牌很靓,但是价钱也不算便宜。其实,在上下九和北京路附近是有很多老招牌的甜品店的。我们去吃的在地铁农讲所站附近的百花就算是这其中的代表了。这间店的招牌凤凰奶糊,是牛奶和鸡蛋现场熬成的,需要等几分钟,但是绝对值得一等,用奶香四溢这个词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不过客观的讲,如果你本身并不喜甜,喝完一定会觉得腻。于是,绿豆海带这个比较爽口的甜品呢,我就会另外推荐给你啦。

        距离上面这间甜品店五分钟的路程,另一家不知名老字号炖品实在也是值得推荐。带着我去的本地人呢,直接帮我点了椰汁竹丝鸡,将乌鸡直接在老椰壳里炖着,看着也很有食欲。据说,真正的老饕呢,还会把这个椰壳带回家去,煲汤的时候用着,味道依旧很好。店铺小的惊人,座位基本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看到座位呢,赶快下手,不然下一秒就一定会有人抢去。

        除去以上各个美食单品,老火汤在广州人的餐桌上的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的。粤人喝汤历史由来已久,这与广州湿热的气候密切相关,汤的种类也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转变。“煲汤”也似乎成为广州人生活的一部分。老火汤,一般口味比较清淡,北方人很难体会其中的滋味。老火汤的搭配有上百款,不过任配料如何变化,味淡和滋补的特点却都是不会变的,。

 

中大

        虽然我知道作为交换生,最后说这个话题,是件失礼的事情,但是刚来的时候呢,发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厦大真的是对学生好到没话说。不过,慢慢的,也就会发现中大的好了。

        中大每年大约招收8000多人,有四个校区,所以我很庆幸交流的亚太研究院在海珠区的本部。校园很大,树木葱郁,如厦大一样,到处都是充满韵味的老房子,但是不同的是中大的楼并不像厦大楼群连接成片,而是独立分散,每院一楼,倒是别有滋味。

    也许是广州真的竞争压力比较大吧,中大的学生似乎学习更加认真。又或许是广州这个地方的特质,中大的学生也更加的务实。在中山的一个月,听了几场讲座,不管是小清新的电影导演罗启锐,还是国际关系的大家王赓武先生,宣传不用很多,总是会有很多人去听。如若你没有敏锐的发现眼光,就会像我一样为错过闾丘露薇的讲座追悔莫及。

罗启锐导演的讲座主要讲述了拍摄电影《岁月神偷》时发生的小故事,每一段都引人入胜。也就是在这个讲座上,我这个不算地道的影迷才知道,这部电影基本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导演本人就是里面那个调皮且有灵性的小男孩。在罗导的讲述中,我深感于一句“记忆是一种权利”,身在香港这座“浮城”,也许唯有记忆才能让人扎根。其实,又何止只在香港呢,在这个人人都说愈来愈浮躁的社会中,也许,只有这种对过去美好的记忆才能使我们对未来少一点迷茫吧。

另外,王赓武先生的讲座内容也是一定要与你分享的。讲座分了三场,分别为晚唐:天下文化;明清之际“文化民族;辛亥以后:民族国家,国家文化。三场讲座一脉相承,从史料着眼,清晰的阐述了王赓武先生自己所提出的“天下观”。他通过对于过去中国千年来的历史的回顾,提出了“天下”的定义,即在民族、文化、国家之上的非具体化的理想秩序。他认为,过去的千年不论是佛家天下,儒家天下,入世抑或是出世,“精神天下”不容忽视。讲座的最后,或者我们也可以说是这个整个体系的最后,落脚点最终回归到了在这个全球化的新秩序下,我们应该如何寻找新“天下”的存在,定义新“天下”的概念,另外,他还在思考“在未来新的环境下,‘天下’的概念是否可以避免世俗集团与精神集团的冲突,避免沙文主义,国家对立……?”我认为,人文社会学科本就是没有明确对错分界的,所以,尽管我对于一些观点有不同的意见,我也不想妄加评议,而在我看来,这场讲座的宝贵也就在于王赓武先生在过程中精彩的阐述,每一个部分都可以看出支撑他观点的背后积累有多么的深厚。他所讲述的是一种蕴涵了深刻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关系体系思维,这种古典的新思维,这种对经典的解读也许对于他本人来讲是一种研究的回归,但是对国际关系的研究来讲,带来的就是一种全新的思路了吧。

        除了讲座之余,我的学习生活其实基本上算平淡,专英和名著选读这两门课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英语是多么的重要,国际新闻和时事评论这门课告诉我我感兴趣的新闻与我的专业又有多么密切的关系。大三没有了那么多的必修,有了更多的时间读书,思考,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惆怅和迷惘。感谢我亲爱的朋友们,远距离联络,互相鼓励。其实,空间变化,时间变幻,我们的生活还是要过的精彩啊。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