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学生园地 >> 海外游踪 >> 正文 今天是:
  [组图]眷村里迷路       ★★★ 【字体:
眷村里迷路
作者:邹倩楠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29    更新时间:2011-11-13    
 

邹倩楠

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9级本科生  现在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交换学习

 

舰首划破白浪

麻花辫在风中摆荡

跨越时空的湾

不知何时再见爹娘

铁锚敲醒孤岛

……

这张单程船票

那会知晓

是趟世纪的航

……

——《韩秀香》

 

    来到眷村,时间定格在半个多世纪之前。每扇斑驳的漆红院门里,都锁着一个个凄婉动人的故事。墙上写着的《乡愁》,地上涂鸦的“台胞证”,或多或少都被冠以了思念和漂泊之名。我们说宝岛形似小舟,半个多世纪的飘零让老旧的眷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诉说。但或许是声音太过低沉沧桑,又或许是人们的脚步太过匆忙,专程去眷村里迷路的人大概只剩下我们这些自诩轻松、“清新”的观光客了吧。

我曾无数次地想走近那些操着浓重乡音且声音宏亮的老人,想要了解他们的故事。可又无数次地不忍打扰他们,毕竟岁月无情地偷走了他们所爱的东西,我又何必让他们一一列出呢,那对于这些饱经风霜的老人来说将是多大的伤害啊。

记得中山一位老师在讲到两岸开放探亲之初时讲道,那些提着大包小包的台胞,不论男人还是女人,进入祖国海关的第一件事都是放声痛哭。这种情感的释放无关于政治理想的分歧,有的只是重逢的感动,对故土的依恋,是人类最本真的一面。本就是同根同族,对这片土地爱得当然同样深沉。

虽说是血浓于水,但也很难敌过一湾海峡经年累月的侵蚀和分隔。曾经就有一位台湾同学告诉我,他觉得自己对在北京的亲人已经不再有“亲人”的感觉,对他来说,那些人只是与自己有一点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即使是对老一辈的人来说,时间也改变了原来亲人的样子,与陌生人也没什么两样了。这真的是件既悲哀又无奈的事情。如果断了亲情、故乡情的维系,想要继续或加深台湾民众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有调查显示,有约15.4%的台湾民众倾向统一,其中有2.1%的人希望能够尽快统一;23.9%支持独立。另外有35.8%的人希望保持现状,以后再做决定,15.5%的人希望永远保持现状。(数据来源:Changes in Unification-Independence Stances of Taiwanese as Tracked in Surveys by Election Study Center. NCCU, 1994~2007)       当台湾的教科书中不再出现“中华民族是最伟大的民族”、“中国是最伟大的国家”的字眼,年轻一代对于中国的认同难道就仅限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中沉睡的文物了吗?但拿着自己口中“邻居”的悠久历史来展览,所谓“国立”博物院的合法性甚至合理性又在哪里呢?

眷村里的人在老去,或多或少也意味着民族认同的凝聚将会面临新的挑战。有些年轻一辈的台湾人会担心大陆真的攻进台湾,我认为在现今的国际环境下,如此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发生的概率是很小的。在处理台湾问题的时候,很难不考虑情感的因素。既然叫“台湾同胞”,谁又会忍心向自己的手足兄弟开火呢。于情于理,用和平的手段解决台湾问题才是关键。我们要做的,是继续扩大和深入两岸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尤其是要加强两岸青年的交流,让台湾民众真正了解大陆,减少偏见和误解。另外,也要注重国民素质的提高,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让每个人都因身为一个中国人深感骄傲和自豪。    

 

眷村里的朱门深锁,锁不住归家的企盼。

 

 

备注: 摄影:常鹭,王郁    

 

 

 

               

台灣鬧市中藝術眷村

http://www.mediachinese.com/node/42001?tid=25

 2011-11-17 00:00

·                                

·

在台大、台師大附近依山面水的寶藏岩,昔日是違章建築聚集的村落,如今已演變成台北最具特色的國際藝術村。(圖:新華社)

·

寶藏岩濃縮歷史、渾然如天成的視覺景致讓這裡變成難得的電影片場,多部台灣電影都在這裡取景。圖為一塊電影海報風格的展板,被裝飾在寶藏岩一家影像工作室外。(圖:新華社)

·

寶藏岩跼踀矮小的空間裡不僅有藝術家,還生活著一些老住戶。迄今為止,已有來自44個國家和地區的262位藝術家來到寶藏岩創作。(圖:新華社)

1 of 4

(台灣)半個多世紀前,它以一片違章建築群的眷村面貌出現;其後的半個多世紀裡,它歷經歲月洗禮、逃過拆遷,蛻變成今日獨具魅力的藝術村。《紐約時報》2006年將其與台北101大樓並列,納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點之一……

【專訪】仔仔周渝民走出憂鬱,期盼組織新家庭!

它叫寶藏岩。

寶藏岩位於人文氣息濃厚的台灣大學和台灣師範大學附近,是台北市都會的“心房”所在地。從高樓林立的市區穿過隱秘的小巷,沿著墻壁上的七彩塗鴉一路前行,舊時都市的記憶豁然映入眼簾。

巷弄蜿蜒、階梯緩坡起落,200多戶鐵皮、磚瓦屋拼湊交疊,層層疊疊猶如燕巢。幾百年前漳州、泉州移民在此建廟“寶藏岩”,後以廟名命名此地。1949年後,一些從大陸來的老兵們在此開荒造屋,營造出一片棲身立命之所。這些臨時就近築起的巢,卻成為一輩子的家。

和許多老眷村一樣,這片難得的“寶藏”地在1997年也因為屬於違章建築險些面臨被拆毀的命運。在許多人的奔走呼告下,寶藏岩得以保留,並成為台灣唯一由眷村演變成的藝術村。

當時的台北市文化局局長、作家龍應台這樣期許:“將來的台北人會到寶藏岩踏青……在走那忽高忽低的石階時,他會低頭告訴牽著手的孩子:上個世紀50年代的台北人就住過這樣的地方。

重生後的寶藏岩得到台北市政府的大量基礎建設投入,吸引越來越多的藝術家進駐創作。

2010年10月,寶藏岩藝術村正式開村,至今共接待來自44個國家和地區的262位藝術家。藝術家們提出駐村計劃,經過甄選後將可以在這裡落戶三個月到半年時間。藝術家“村民”從事的有木工坊、動畫工作室、手工紙……

日本視覺藝術家伸彥寺澤正在創作他的墻面藝術作品。聖誕節前就要結束駐村計劃返回東京的他對這裡充滿了不捨。“這裡真好!”伸彥寺澤邊往墻上塗抹顏料邊說。

也有一些“村民”在計劃結束後捨不得走,成為“微型群聚”一員。“微型群聚”意味著在寶藏岩裡開門營業、“常駐”一年以上,這樣的單位,寶藏岩裡共有15個。

“尖蝌”就是這樣一家“探索食堂”店。老闆娘會做讓很多人慕名而來的奶酪蛋糕和研磨咖啡,也會辦名為“深夜食堂”的家庭電影院。三三兩兩的人踏著月色而來,看一部老電影,讀這座老山城。

與一般的藝術村不同,環山簇居的寶藏岩藝術村裡現在仍有21戶居民在這裡生活,他們與藝術家們的混搭,帶給寶藏岩微妙且和諧的碰撞。

藝術村的村口有一畦菜園,遍植莧菜、白菜、地瓜葉、辣椒、甘蔗、睡蓮……一派生機盎然的綠色景象。這是駐村藝術家卡羅塔和周靈芝的“生態農園”作品。駐村藝術家們可以每人認領一塊地開墾“開心農場”,自給自足蔬菜瓜果,與寶藏岩的居民們共同體驗收穫之樂。

住得久了,藝術家們會情不自禁拿身邊的老兵作藍本。“阿尼瑪動畫工作室”的老闆張淑滿剛創作了一部1分鐘長的沙畫短片,說的是眷村裡一位大家熟悉的胡伯伯。他是如何漂洋過海到了台灣,思鄉的情懷從一棵嫩芽長成參天大樹。

張淑滿說,胡伯伯這些還住在寶藏岩的老兵們,喜歡和年輕的藝術家們互動。每個藝術家離開的聚會他都會來送行。

這塊蘊含豐富藝術寶藏的村落,仿佛電影《最好的時光》的最好注腳。濃烈的色彩在這裡傾注,時針在這裡被撥慢,低矮的小屋暈染出溫暖的藝術之光,舊日都市記憶在此間定格。

它還因擁有濃縮歷史的視覺景致而被譽為天然的電影片場,多部電影在這個“時間感強烈之地”取景,許多戀人也在這裡拍攝婚紗照,見證彼此的愛情。

“這個地方就是一個都會裡面的一個鬧中取靜的地方,我可以回到熱鬧,我也可以回到這個讓我安靜的地方,”居住在寶藏岩內的藝術家甘耀嘉說。

而每個告別寶藏岩的訪客,都會忘不了這樣一幅黃昏圖景:遠處是橙色天空下,晚霞映照的山麓;中景為三條交錯的立交橋和快速道路,橘色橋墩、粉紫色橋身上車輛川流不息,如同蓬勃流動的血管;近景河水波光瀲艷,河畔有悠然散步遛狗的人;再拉近,是腳下櫛比鱗次的聚落線條……

這樣渾然天成、動靜相宜的景深層次,如同寶藏岩的“藏寶”故事,交織著老邁與新生,過去與未來。(新華社)


你知道嗎?

寶藏岩的“寶藏岩”寺廟本址位於台灣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3段臨虎空山北麓與新店溪旁,是台北市定古蹟。

17世紀末,清朝正式統治台灣,中國漳州、泉州人開始移民台灣。移民地點雖以台南鹿港艋舺為主,但現今台北公館仍有少數沿著新店溪上岸的台灣前民。靠虎空山小山坡而建的“寶藏岩”寺廟正是當時移民之一的郭治亨及其子(有說為女)所建。

寶藏岩主祀觀音,因此台灣人亦稱其為“觀音亭”,除此,也有“石壁潭寺”、“寶藏寺”、“觀音媽廟”等名稱。19世紀後,觀音亭成為古亭、公館一帶泉州安溪人的民間信仰中心。虎空山又因為觀音亭坐落,成為台灣許多名為“觀音山”的一座。

經過1791年與1823年的兩次大整修,寶藏岩仍呈現清朝特有的長廊木結構、石柱、石窗。其中觀音娘娘廟內的褵虎石窗與嘉慶三年設立的“觀音亭”碑,尤為著名。(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最後修訂於2011年11月11日)

更多資訊:寶藏岩國際藝術村

延伸閱讀:
台灣‧老兵的塗鴉傳奇
台灣‧眷村光陰的故事
台灣‧記憶中的澎湖灣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